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澄曦]清心鈴-陸


*澄曦、澄曦、澄曦!老规矩重复三次!


*本章极端!欧!欧!西!若有任何不喜请点x离开!


*本章卖糖!看可爱的涣涣被宠(?)

————————————-


”蓝曦臣”是被嘴唇上一阵湿软触感给蹭醒的。


纤长的眼睫轻颤,缓缓展开一双迷濛的眼,眼前却是失焦般模糊的黑,接着便是阵阵钝痛在脑中如钟响般震荡,整个头像在烈日下曝晒好几个时辰要烧起来般的难受,而身子却像在冷泉中浸泡不知多久,浑身冰寒刺骨,冰火两重天。


一只干燥,温暖的指尖轻轻在唇上摩挲,带着死皮翻卷的唇逐渐被滋润,丝丝甘甜冰凉沿着唇缝渗入口中,雨降甘霖般滑过肿胀发热的咽喉,粉色的小舌缓缓探出唇缝沾着水痕,渴望更多的水滋润热烫干涩到快裂开的喉咙。


「...张嘴」低沉温柔的嗓音,带着魔力般让浑浑噩噩的脑子放下防备,”蓝曦臣”乖巧听话的张开嘴。


沁凉的水缓缓抚过肿烫的咽喉,滑过胸口进入全身舒缓着热度。虽然脑袋还在抽疼但随着水透进全身逐渐眉头舒展,眼帘轻阖又缓缓张开,双眼望着近距离为自己喂水的男人。一双锋利却又温柔的杏眼、俊逸而年长的模样、近似云梦江家的紫黑色正装,搂着自己的手温暖又可靠,”蓝曦臣”看着好一会儿才模糊的想起一个名字。


「......澄哥...哥」沙哑温和的轻唤,还带着明显的撒娇之意。


「...我在,感觉怎么样?」江澄不禁有些口干舌燥,放下喂水的竹筒轻轻抚了抚他出汗的额头,毕竟这样的”蓝曦臣”是头一次见。


「好多了...」眼睛缓缓眨了眨,说着没事但人慢慢缩了缩往对方怀里靠紧,江澄连忙抱实了安抚,这回运转灵力到全身温暖怀中人。


「...这下才真好了吧?」皱眉忍不住调侃了下,然而护着宠着怀中人的意思可一点也没少。


「...嗯」”蓝曦臣”语中带笑,张开的双眼水灵灵的连着嘴角也是扬着的,不知为何十分高兴的模样。


「有闲工夫笑还不如多睡点把身体养好...」江澄很轻的点了一下”蓝曦臣”的鼻尖,惹得怀中人被点得愣神一会儿笑得更开心了。


「澄哥哥!」”蓝曦臣”挣着水润的眸子亮晶晶的抬头望他,像只刚出生的小羊似的。


「......我在,闭上眼别笑了!」江澄忍不住轻声喝斥,太糟糕了!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撩人!


「澄哥哥...」小羊受了委屈,好似长长的耳朵都垂了下来,软软糯糯的拖着尾音,委屈的模样惹人怜爱,尤其在江澄眼中。


「...我没生气,快睡!你不睡我可真要发火了...」江澄无奈的安抚又带了点警告,才哄得怀里孩子似的”蓝曦臣”乖乖闭上眼不说话,点了点头算是答应又在江澄怀里蹭了个好位置,身子被柔和灵力和体温给抱暖了才缓了呼吸又沉沉睡去。


江澄看着总算安份的睡脸,手指细细抚着”蓝曦臣”太阳穴替他舒缓发高热的头疼,眼下的状况只是微微一琢磨便想通了。


江澄曾听蓝涣提起,他的父亲长年闭关而母亲则是无法时时相见。再加上身为长子的他除了照顾着蓝二还要接受蓝启仁的严厉教导,蓝家家训的温雅和循规蹈矩的各种规定,曾在姑苏求学过的人都再清楚不过。江澄想就算蓝涣早已习惯时刻保持完美的状态,于身于心也是种压抑,到底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而”蓝曦臣”方才像个孩子似的模样,怕是一直来将情绪压抑在心底以及突如的横祸所致吧。毕竟从小没有可以撒娇任性的机会,现在还得孤身一人面对温家的追拿,无依无靠的藏匿逃亡...如果有个能信任的人雪中送炭撑腰保护,不论是谁都会忍不住依赖吧,在高热下稍稍的放纵一回。


想到此江澄不禁无奈的勾起唇角,轻轻拨开黏在脸庞的发丝在发红的脸颊旁很轻很轻的啄一口,一双眸子满是宠溺柔声道「傻子...幸好你遇上的是我」


TBC

——————————

我只是想让澄澄拍拍安慰一下这个时期无依无靠的涣涣(欸)!!!蓝大在原作里这么心大不怕不忧!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吃了定心丸!容我脑抽爽爽!!





[澄曦]日夜有你-1

*澄曦、澄曦、澄曦!重要事情说三次!


*突发日常小篇...(应该吧


*坑有点多欢迎催更(欸



————————————



初冬夜渐深,悠扬的萧声早已停歇,蓝曦臣沐浴后只着白色的单衣刚回了房就被裹上一件紫黑色的披风,被江澄迅速塞进柔软的床榻被窝里,一旁的小桌备好茶和小点、新买的小本好生供着。而他的江大宗主刚刚替他擦干了长发还是一身宗主正装未换,马上又正而八经的埋首在一堆卷宗海里皱紧眉头批阅。


实在不巧,蓝曦臣在两人约好的日子到莲花坞时,听管家说主母到访前日有一批位处云梦边界的农民来求助家主,说是上回除水祟后附近又有其他异动折腾了江澄当日来回一趟。而宗主回来时天色已晚,带回不少的书卷直接进书房处理,因为那小村地处两地交界牵扯甚多不得不多费心思。


蓝曦臣才听老管家说完,转头便见江澄已是一身外出服快步前来,察觉蓝曦臣状似和寻常无异的眼中隐隐藏着的担忧令江澄皱了眉,眼刀刮向一旁的老管家。


老人家只是笑笑不语,蓝曦臣便轻轻抬手抚过江澄眼下的青黑“...福伯也是为你好,昨晚没有好好休息吧?今日别出游了好么?”


“无碍...早和你约好要共游云梦大街,一年一度的秋收季可是很热闹难得一见”江澄握住了蓝曦臣的指尖放到唇边轻轻一吻,要爱操心的道侣放心。


“阿澄...!”在非卧房外的亲昵还是让蓝曦臣红了脸颊,指尖轻轻捏住还在刻意做恶的嘴唇。


“放心...只有我跟你而已”江澄勾起唇角坏笑,领着蓝曦臣害臊的不敢见旁人的眼睛一转,福伯不知何时早没了人影。


“...”蓝曦臣看了看旁一点人影也无的江家大堂,惊讶于福伯如此高超的功力自己一点也没察觉。


“福伯可是相当会看气氛的,毕竟早就不是第一回了”江澄笑盈盈的接话,意有所指的又吻了一下葱白的指尖,满意的看着蓝曦臣发红的耳垂和带着水气瞪他的美眸。


“曦臣还没习惯?那是我做得不够多了?”挑眉坏笑,江宗主一脸意气风发的耍流氓。


蓝曦臣瞪着那双充满流氓气的杏眼,接着轻轻吸口气抽回自己的手转过身不理会江澄,正当大宗主开口哄自己爱侣之前,蓝曦臣轻轻柔柔的道。


“晚吟...凡事还是以大局为重,待你办好正事我们再去参加秋收季”


“...曦臣!?”


“我记得秋收季是举办三日的,今日是第一日,晚吟还有时间的”


“等、等等!那事真不急!曦臣你听我解释...”


“晚吟,午膳前还有一个时辰”


“曦臣!!!”



江宗主,乱发狗粮乱耍流氓是要付出代价的!




TBC


————————

希望三篇內結束(。)



[澄曦]占有欲-贰

*澄曦,澄曦,澄曦!老规矩!!


*开车前先酝酿酝酿(欸


*应该是狗血剧情,请大家忍耐一下走个剧情先!



————————————-





两人在台面上的状况一直是不温不火,虽然不清楚两位当事人急不急倒是快把看热闹的人给急死,比如魏无羡。


于是魏无羡挑了个云梦不忙的时节,带着蓝忘机回了云梦,说是为了替暂时忙于新一年的蓝家收学子之事而无法见到道侣的蓝曦臣送慰问品和书信,实则是为打探澄曦二人进度而来。


早在江澄看见魏无羡傍晚时分偷偷吩咐管家备下酒菜时就知道魏无羡的目的了,也难得见他说服蓝忘机只剩他们师兄弟俩把酒谈事。


只是仍非易事,酒过三巡不正经的都扯得差不多,然而正事才起了头谈不过三句就要被江澄给掐没了,魏无羡摆了摆手说“你少匡我,别忘了我上一世是亁元,重生后是坤泽,你们两个在想什么顾虑什么我可清楚得很”


江澄皱紧眉喝尽酒壶中最后一口酒,啐了魏无羡道“你清楚?你清楚什么,你们俩是什么身份?喊归隐就归隐,说夜猎就夜猎!家族里的杂事正事谁担?谁做?”说罢甩下手里的空酒壶又拍开一壶新的封泥,仰头便灌。


魏无羡叹了口气,也知在这件事上是他愧对江澄,这么想是有点没心没肺但这么多年了江家被他扶持的如何任谁都心里有数,何况除了江家还多分神担了金凌那边的破事,再凭他的臭脾气江澄是否真还要个帮忙跑腿的很值得思索,但这不是他此次专程找江澄喝酒的目的。


两人能坐在同张桌前饮酒谈事,看似无甚特别实则不知经历多少年的风雨,家仇剖丹始终是死结一般的无解,但如今不止同桌还能谈事,都是多亏蓝曦臣从中调解安抚的结果。


魏无羡非常感激蓝曦臣的苦心,纵使师兄弟间偶尔的争执还是避不开,但和过去相比不过只是小打小闹的程度罢了。


于是魏无羡对江澄摆摆手叹道“...这事已经过去了,你别岔开话题,我就问你一句,为何如此?你和蓝大哥早已互表心意结为道侣,为何你只敢暂时标记?就算蓝大哥不说你也该知道这对坤泽来说是多危险的事”


“......”江澄未接话但脸上已是肃穆的神色,新开的酒壶重重的拍在石桌上。


“......江澄,江晚吟,我没想到你会听信那些江湖传闻,多少年了?你过去一向对此斥之以鼻不屑一顾还不是把江家和金凌扶持起来?如今这些对你对蓝大哥的江湖传言多少加油添醋扭曲事实你怎么会不明白?”


“...你少说得很懂似的”江澄嘴上还是不饶人,但语气显然比刚才还沉闷了许多。


这事江大宗主是清楚的,因为忘羡两人断袖道侣的关系,再加上平日的逢乱必出、夷陵老祖夺舍回归,纵然是大小世家和小老百姓最好的茶后话题,念在过去受了帮助或真心感激的份上总是会收敛几分,怕事的就是顾忌连宗主亲哥亲师兄弟也管不住的他们寻仇,当然忘羡是不会无聊到计较这种鸡毛蒜皮的。


但作为宗主的他们可不同,任何世家逮着机会不是一番刺探两人关系就是暗讽江蓝两家宗主管教师兄亲弟无能放任其胡作非为,或是江澄一贯的冷漠专横,或是蓝曦臣闭关时的软弱。身为大家宗主就得被毫不相干之人品头论足,指这指那,连选自己一生伴侣都得被他们挂嘴边嚼舌根。



有种人大痛大难后,所有的情啊爱啊都收了藏了谁也看不见,一旦有份谁也不知他曾悄悄乞求、渴望过的爱放在眼前,反而怕了。


因为太美太好了,苦了痛了几十载的感情几乎麻木甚至枯了死了,葬在最黑暗炼狱的那天,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好,一旦尝到了就再也无法忍苦了,所以他怕,怕比现在失去的更甚。


但,这回他真想要了,他江澄想要蓝曦臣,要他的好他的情要他对自己的一切,要他完完全全成为自己的人。


可是他不敢。因为他自己,云梦三毒圣手。



TBC

————————-

看似强大自傲的江宗主,不为人知的自卑。

【澄曦】盛夏時光情如豔陽-伍

*澄曦、澄曦、澄曦老规矩先喊三次!!

*终于更新了...这篇晾了好久

*且看两位大家宗主青涩的约会(x

————————————————-


夏风轻拂,荷叶与荷花轻缓摇曳,步行于短短几尺的长廊和湖面鱼儿嬉戏的微响,理应融于盛夏美景之中却还是逃不过两位大家宗主的耳。


蓝曦臣轻轻踏上湖中的乌木亭子,他一身雪白装束飘逸儒雅,如朵盛开的雪莲,周身沾着盛阳的光粉,彷佛谪仙。


但在蓝曦臣的眼中,只有眼前缓缓转过身的江澄,紫黑的校服和那总是面露不善的轮廓也染上了夏日的光芒,被暖和的眉眼和唇形,衬着一双闪着明亮光芒的杏眼。


二人仅仅是双眼相望,谁也没先道破谁的故作镇定,谁藏在衣袖下谁藏在身后握紧隐隐发汗的手。


直到身为一家主人的江澄先开了口。


“......有劳蓝宗主远道而来,坐吧,别傻站着”


“...多谢晚吟”蓝曦臣被这简单的一句话给逗笑,两人这些日子多了交集也相谈过除宗族大事外的无关小事,对于江澄的口是心非、尖酸苛薄的话语,蓝曦臣总能察觉其中包含的关心和体贴。


蓝曦臣走到早已替他拉开的木椅旁理了衣袍才坐下 ,一旁的石桌上摆着食盒和盖着盖子的藤篮,江澄亲手替蓝曦臣倒茶。


“...没想到蓝宗主百忙中能抽空时间前来,实在是江某的荣幸”


“哪儿的话,你都特别让无羡送帖过来了...我自然是很乐意的”蓝曦臣接过茶杯,完全不介意江澄刻意调侃的语气,仍是笑吟吟的望他。


江澄听着一点也没被他的言词给削弱的温柔喜悦,缓缓握紧了手,嘴角欲扬不扬的忍住胀满胸口的笑意,抬手打开桌上的藤篮盖,一一布置上备好的菜式。


道道精致的配菜,却不是从云梦来的路上看过的总带着各式辣子的菜式,是让人倍感熟悉的绿色但香气却是十足诱人。


“......还未用饭吧?蓝宗主不嫌弃的话一起如何?”



TBC

—————————————

請容我短小更新(痛揍


100粉感謝回饋(?)愛各位小可愛

謝謝大家喜歡我的各種手殘文圖!接受冷凍狗糧(燦笑

過了100粉想問問各位,之後預計會發車文or圖,CP只限澄曦不好意思,請問各位小可愛想看圖多一點呢,還是看文多一點呢!

手殘速塗二發!聶瑤!柳木!依然我流(艸

PM皮卡澄九尾渙中秋賞月!手殘速塗(。)

皮卡澄:賞夜賞月賞渙渙

結果還是沒畫完嗷嗷嗷!我流大澄吃小渙九尾月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