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澄曦】盛夏時光情如豔陽-参

*澄曦,澄曦,澄曦,老規矩重複三次。

*我流澄曦,歐歐西注意。

*藍大好好吃(被鞭)江宗主下章出場。

*wifi專線代傳情書(笑)

——————————————————————


雲深不知處,寒室。

等藍忘機和藍曦臣談完此次夜獵細節和相關事宜後,魏無羨笑嘻嘻地從懷裡掏出江澄千叮嚀萬囑咐用金墨寫成的深紫色邀請帖遞給藍曦臣。

「藍大哥,這是江澄要給你...」

魏無羨話還沒說完呢,就見本來一臉溫柔和徐笑容的藍宗主一雙溫潤的眼都亮了起來,端正的坐姿都不自覺的前傾,似是期待了很久。

「是...晚吟的請帖嗎?」

「......想不到,藍大哥和江澄已經這麼熟識了」嘖嘖,看不出來啊!關係好成這樣都叫晚吟了!師弟手腳夠快啊!

藍曦臣這才發現自己直接將心情表露出來,不好意思的端正坐姿一手掩著自己上揚的嘴角輕咳,調整表情後有些尷尬的笑道。

「...說什麼呢無羨,我和晚吟過去也沒有交惡過,只是近日在清談會上多遇見了幾回能說得上話罷了」

「是這樣啊~」魏無羨的語氣明顯是不相信的,因為他清楚看到藍曦臣的眼睛一直跟著他手裡晃動的請帖走。

魏無羨了然,拿穩請帖送到藍曦臣手上,一雙看八卦的眼睛可亮了,安靜的留意藍曦臣的反應。

藍曦臣接過那張精緻的請帖,手指憐愛的撫摸過帖上那人寫下的自己的名字,面上溫柔如暖陽的笑容裡包含著什麼不言而喻,魏無羨只覺得天上掉餡餅!江澄這回可真是!!魏無羨興奮得不行臉上還要故作鎮定,餘光看到自家二哥哥一臉不可置信大受衝擊的模樣差點笑出聲。

「晚吟的字又進步了,一家宗主事務繁忙又不似我有叔父忘機無羨分擔...還能抽空練字,真是了不起」

「咳哼...我看他練字的時候還有一疊卷宗沒看呢~看他多在意這封請帖啊,對吧藍湛~」

「...」

「哎呀二哥哥也這麼認為呢~藍大哥可開心?我也沒見江澄對誰那麼上心呢」

魏無羨話說得八分真兩分誇大,雖說沒有說得多浮誇但不免想逗一逗老實又春心萌動的藍大哥,一旁的藍忘機雖覺不妥但魏嬰說得也似乎不失真,大哥現在的模樣藍忘機也是首見,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皺。

「......無羨」和剛才溫和的聲線不同,藍曦臣的聲音都沉了。

「唉唉唉!藍大哥你別...」一聽反應不對魏無羨馬上又換了一個討好的笑正要解釋。

「......方才的話可是認真?」

「...欸?」

本以為是自己的話太過直白讓一向正經少經歷輕挑話的藍曦臣有些不悅,沒想到眼前一張面色發紅似是認真又似羞澀的藍大哥,一向舌燦蓮花的魏無羨難得張了張嘴沒說話。

「......無羨?」藍曦臣被他看得不安,好容易提起的勇氣頓時又要散了。

「是是是?!在在在!!藍大哥有何吩咐!?」

江澄!!!你到底做了啥!!藍大哥這反應簡直是已經手到擒來了吧!師弟的情商什麼時候高成這樣了!?

TBC
——————————————
對澄曦二人快速(?)的發展進度,忘羨二人受到了衝擊w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