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澄曦】盛夏時光情如豔陽-肆

*澄曦,澄曦,澄曦!老规矩先喊三次!


*澄澄延后出场!(被鞭死


*本章看涣涣赴约之路!


————————————




这是蓝曦臣第一次来到云梦,首次来到莲花坞,当然随着他来的还有弟弟和弟媳以及思追和景仪。




云梦街上相当热闹繁华,时逢盛夏正是莲花盛开的季节,许多小贩卖起莲藕、莲子甚至是加入莲花办莲花叶的糕点小食,云梦也有水路但和彩衣镇的景致是大大的不同,除了粉嫩的莲花外便是云梦人一争论起来从街尾都能听到街头响亮的对骂声。




蓝曦臣觉得新鲜,跟在二人身后穿越云梦大街,一路上少了平时的拘谨对云梦的各种景象都感兴趣的看上几眼,前方的魏无羡热情的对首次来云梦的蓝曦臣介绍好吃好玩的小摊吃食,而蓝忘机跟在一旁帮魏无羡各种买各种提,跟在最后的小辈们则要时刻看紧被街贩吸引而时不时停下脚步的自家宗主,以及跟上前方还在二人世界的忘羡前辈。




“这就是...云梦吗”




“是啊宗主,离莲花坞已经不远了”




这就是养育江澄的家乡。




蓝曦臣轻轻握紧手,看着小贩篮子里刚摘的荷花,一双眼更加的柔软,频频停下的步伐比刚才更多回心情既是好奇又雀跃,倒是苦了两个小辈。




***


进到莲花坞就见老管家已恭候许久,魏无羡一见到熟悉的老管家便高兴的上前话家常,接着在老管家的安排下将忘羡和俩位小辈安顿到饭厅用小点休息,亲自领着蓝宗主行走在九曲回廊往宗主所在的小亭而去。




从姑苏来的路上蓝曦臣仍是一如往昔的温雅,可内心却是在越接近莲花坞时越发紧张,还有难以压抑的期待,明明收到江澄的请帖后至今不过数日,自己却从未停过的想见他。




边望着满湖粉嫩莲花与碧绿的荷叶,平静的湖面偶尔被鱼儿给扰动带起阵阵涟漪,反射的日光碎成片散落,无不在炎热的盛夏中带起一片清凉惬意。




远远便见湖面上ㄧ座和柳树相依偎的古朴凉亭,江澄站在亭下望着满湖盛景,等着他的到来。




“蓝宗主...”




“啊,对不住...方才想着事情分神了”蓝曦臣有些心虚的赔礼,从到了云梦起便老是分心走神,ㄧ路上也被小辈们提醒好几回,好容易连到了莲花坞也丝毫没减少。




蓝曦臣不禁暗自腹诽,蓝家宗主的威严都快被自己丢光了。





“蓝宗主误会了,老朽不是这个的意思”老管家和善的笑道。




“是?”




“蓝宗主...老朽从年轻时便在江家做长工,做到如今的总管也不知过了几十个年头,但老朽也鲜少见到宗主带着客人回来盛情款待,甚至如今回的主动邀约...老朽知道,宗主待您绝非一般。”




老管家微微转过身来对着蓝曦臣露出和蔼又感慨的笑容,拱手行礼道。




“...蓝宗主,若您有闲暇还请多待几日,宗主他不说可老朽是清楚的,有您在,宗主才真从心里的高兴...多少年了,老朽还能再见到宗主放宽了心待人,皆是托您的福”




“不、老人家您这么说也太...”




“蓝宗主,老朽说得对不对,您一会儿见了宗主就明白了”




“这...您说得是......”蓝曦臣有些莫名的发热,待老管家行礼先退下后,蓝曦臣才抬手抚了抚脸颊上的热度。




老管家的话和魏无羡先前说的几乎重合,江澄对他的好除了自己外,熟识江澄的人也看出来了...蓝曦臣微感羞赧,却也庆喜江澄对自己的亲近。




手指缓缓贴着胸口,自己的心跳得如此之快,不止是被旁人肯定的属于江澄的体贴亲近,更多的是即将见到他的欣喜,蓝曦臣站在廊柱旁轻轻的深呼吸,抬手整理了自己的抹额与被微微渗出的汗水沾黏在脸旁的长发,最后再一次整整衣袍确认自己整洁干净才往凉亭走去。




BTC


—————————-


下章约!会!啦!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