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澄曦】盛夏時光情如豔陽-肆

*澄曦,澄曦,澄曦!老規矩先喊三次!

*澄澄延後出場!(被鞭死

*本章看渙渙赴約之路!

————————————


這是藍曦臣第一次來到雲夢,首次來到蓮花塢,當然隨著他來的還有弟弟和弟媳以及思追和景儀。


雲夢街上相當熱鬧繁華,時逢盛夏正是蓮花盛開的季節,許多小販賣起蓮藕、蓮子甚至是加入蓮花辦蓮花葉的糕點小食,雲夢也有水路但和彩衣鎮的景緻是大大的不同,除了粉嫩的蓮花外便是雲夢人一爭論起來從街尾都能聽到街頭響亮的對罵聲。


藍曦臣覺得新鮮,跟在二人身後穿越雲夢大街,一路上少了平時的拘謹對雲夢的各種景象都感興趣的看上幾眼,前方的魏無羨熱情的對首次來雲夢的藍曦臣介紹好吃好玩的小攤吃食,而藍忘機跟在一旁幫魏無羨各種買各種提,跟在最後的小輩們則要時刻看緊被街販吸引而時不時停下腳步的自家宗主,以及跟上前方還在二人世界的忘羨前輩。


「這就是...雲夢嗎」


「是啊宗主,離蓮花塢已經不遠了」


這就是養育江澄的家鄉。


藍曦臣輕輕握緊手,看著小販籃子裡剛摘的荷花,一雙眼更加的柔軟,頻頻停下的步伐比剛才更多回心情既是好奇又雀躍,倒是苦了兩個小輩。


***

進到蓮花塢就見老管家已恭候許久,魏無羨一見到熟悉的老管家便高興的上前話家常,接著在老管家的安排下將忘羨和倆位小輩安頓到飯廳用小點休息,親自領著藍宗主行走在九曲迴廊往宗主所在的小亭而去。


從姑蘇來的路上藍曦臣仍是一如往昔的溫雅,可內心卻是在越接近蓮花塢時越發緊張,還有難以壓抑的期待,明明收到江澄的請帖後至今不過數日,自己卻從未停過的想見他。


邊望著滿湖粉嫩蓮花與碧綠的荷葉,平靜的湖面偶爾被魚兒給擾動帶起陣陣漣漪,反射的日光碎成片散落,無不在炎熱的盛夏中帶起一片清涼愜意。


遠遠便見湖面上ㄧ座和柳樹相依偎的古樸涼亭,江澄站在亭下望著滿湖盛景,等著他的到來。


「藍宗主...」


「啊,對不住...方才想著事情分神了」藍曦臣有些心虛的賠禮,從到了雲夢起便老是分心走神,ㄧ路上也被小輩們提醒好幾回,好容易連到了蓮花塢也絲毫沒減少。


藍曦臣不禁暗自腹誹,藍家宗主的威嚴都快被自己丟光了。



「藍宗主誤會了,老朽不是這個的意思」老管家和善的笑道。


「是?」


「藍宗主...老朽從年輕時便在江家做長工,做到如今的總管也不知過了幾十個年頭,但老朽也鮮少見到宗主帶著客人回來盛情款待,甚至如今回的主動邀約...老朽知道,宗主待您絕非一般。」


老管家微微轉過身來對著藍曦臣露出和藹又感慨的笑容,拱手行禮道。


「...藍宗主,若您有閒暇還請多待幾日,宗主他不說可老朽是清楚的,有您在,宗主才真從心裡的高興...多少年了,老朽還能再見到宗主放寬了心待人,皆是托您的福」


「不、老人家您這麼說也太...」


「藍宗主,老朽說得對不對,您一會兒見了宗主就明白了」


「這...您說得是......」藍曦臣有些莫名的發熱,待老管家行禮先退下後,藍曦臣才抬手撫了撫臉頰上的熱度。


老管家的話和魏無羨先前說的幾乎重合,江澄對他的好除了自己外,熟識江澄的人也看出來了...藍曦臣微感羞赧,卻也慶喜江澄對自己的親近。


手指緩緩貼著胸口,自己的心跳得如此之快,不止是被旁人肯定的屬於江澄的體貼親近,更多的是即將見到他的欣喜,藍曦臣站在廊柱旁輕輕的深呼吸,抬手整理了自己的抹額與被微微滲出的汗水沾黏在臉旁的長髮,最後再一次整整衣袍確認自己整潔乾淨才往涼亭走去。


BTC

—————————-

下章約!會!啦!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