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澄曦】谷雨將期雨過天晴(終)*新增簡體版

*老規矩!澄曦,澄曦,澄曦!

*終於發到終章了(淚目)感謝各位點開此章。

*歐歐希注意,糖粉注意。

*如果覺得澄曦情商低下、神展開絕對不是錯覺!請容我腦洞大開!

*之前有小可愛反應看不懂繁體,新增簡體版。

🔗  https://shimo.im/docs/3AkYt3AUKUAi6PKc

谷雨簡體全一篇連結




————————————————

第十日。

「...江宗主言重了,曦臣只是...需要時間.....」

聽著那語氣中還飽含著低落的回話,江澄看著小白花挑了挑眉,將手裡的傘骨靠著那層層疊疊的蘭草,待傘完全護住了花便鬆手而他則整個人暴露在連日的梅雨中。

「都第十日也是夠久了,那麼藍宗主......」

還來不及將話說完,已有匆匆腳步直奔他而來,江澄才剛轉過身想瞧瞧這位藍宗主怎麼突然如此時,就這麼正好被身後的人撲了滿懷,藍曦臣緊緊抓著他的手不管不顧的拉著他往寒室屋簷下快步而去。

江澄一見藍曦臣雪白的衣襬和白靴沾染泥水的污痕,刺眼的令他不悅的皺起眉正想抽手卻覺抓著他的手力道大得驚人,頓時臉上顏色精采萬分,只能沉著一張臉被人拉到屋簷下。藍曦臣確認江澄不會被雨淋濕後又從衣袖中拿出雪白的帕子馬上替他擦拭被雨打濕的臉龐,擔憂的說。

「雨很大!要是淋濕了萬一染上風寒那可怎麼辦?」

江澄被這突如的關切愣得微微睜大眼,先不論修真還辟谷過的人身體有沒可能這麼弱不禁風,此時離得極近的那雙溫潤的眼眸飽含的關心卻是真實可知的。

「......藍...宗主...可是看不起江某了?」

看似冷淡無波實則心中正掀起滔天巨浪,江澄嘴上卻不饒人的回應。

江澄自己也明白,這種突然拜訪又自以為是的責罵,絲毫不顧及藍曦臣心情的作法,被他怨懟發怒就算是厭惡避不見面都是合情合理。可是他現在那副真打從心裏的關切還在意風寒這種發生率低得可以的小事。

江澄只覺心跳快得可怕,藍曦臣是閉關關成傻子嗎?之前自己的惡言相向都忘乾淨了?藍曦臣當時的憤怒哪去了?區區風寒能和困擾他多少個月的心結比嗎?怎麼看都是對結義兄弟的心結重要得多吧⋯⋯雖然這推論真是非常讓人不悅。

「怎麼會?我...」

藍曦臣正欲反駁,又驚覺自己方才的舉動真像把人當孩子似對待的,愧疚地捏著手裡的絹帕低頭說。

「......是曦臣無理了,給江宗主賠不是」

江澄見他真一副低頭認錯的模樣,忍不住想起了那年站出來替自己解圍的藍小宗主,明明自己也不好過還要強出頭,心情還沒調適好還要趕著對人賠不是,這個藍曦臣真真是...不論是當年還是現在,都傻得可以。

不過也就是這麼一個笨得可以的藍曦臣溫柔體貼的像朵晨間盛開高雅柔嫩的雪白蓮花,澄澈透亮的入了他江澄的眼,悄悄的入心。

世人都道雲夢江澄,獨斷專制蠻橫不講理,當事人又何嘗不知他人背地裡如何形容自己,只是那又如何?他江澄不就憑著這身不認輸的傲骨和恨意怨妒撐起了江家,不僅在各家族中站穩腳跟還穩坐四大仙家之一。

他還能依靠誰?沒了姊姊後連喘息的閒暇更是一點也不剩,除了把持雲夢還要照顧和扶持金凌,防範金家那些老不死的,有誰能信得過?即使是曾幫助過還入了心眼的藍曦臣也不能。因為藍曦臣身邊有弟弟輔佐,有結拜義兄弟幫襯,多一個少一個他江澄的信任又怎麼樣?他不需要入藍曦臣的眼,不需要拉近彼此的關係,只要能遠遠的看一眼他溫柔和徐的笑容,足已。也許就是這麼簡單又微不足道的需求,他江澄要的就只是藍曦臣的笑,柔和無比溫雅動人,一點一滴的,悄悄累積成了情素。

但,看看封棺大典後藍曦臣成了什麼樣子?

憑什麼藍曦臣要為了那兩個義兄弟神傷如此?那兩人的糾葛跟他分明毫無關係,現在倒好了!?兩個混蛋都死乾淨一了百了,徒剩一個還走不出那些疑雲的藍曦臣。平靜他江澄多年情緒和情愫的笑容被摧毀的一干二淨...憑什麼!?

藍曦臣忽覺下巴被人捏住,強硬地領著他抬起頭就看到江澄皺緊眉滿面的不悅,藍曦臣一時還愣愣地眨著纖長的眼睫看著他,如此毫無防備...江澄鬼使神差的緩緩湊近。藍曦臣的雙眼也逐漸睜大,溫潤的眸子映照出對方俊逸而充滿攻擊性的面龐,以及從身體裏響起擂鼓般劇烈的心跳聲。


「......你...少露出這種可憐兮兮的樣子!給人瞧見了還以為區區一個江宗主上哪吃了熊心豹子膽欺負你藍家宗主了!?」


任誰來聽都聽得出剛才那句話就像是江澄硬從嘴裡擠出來似的,只是被這麼輕挑親密的動作震驚得腦袋一片空白的藍曦臣可一點都沒察覺。

直到江澄見他還是傻呼呼的樣子不知是氣的還是無奈的收手,那指尖似乎十分不捨的輕輕刮了一下細膩的臉頰,些許癢意卻直接搔在了藍曦臣仍然震盪的心上。

江澄本人倒是毫無自覺自己的手指下意識地出賣了主人壓抑了幾十年的情愫做了件天大的好事,江澄還擺出一臉恨鐵不成鋼似的表情掩蓋自己剛才突兀的舉動,看著還在發愣的藍曦臣以為真是被自己魯莽失控給嚇著了,直到方才還有些飄然的心頓時沈浸下來。

江澄真是要被自己給氣死,剛才不過是被關切了一下就這麼沉不住氣,藍曦臣可還沒從那件破事的陰霾裡走出來...對剛才的事他會做何感想...越想越覺得腳底發虛,江澄可以放縱藍曦臣對他發怒怨懟,卻不能忍受他最喜愛的那雙澄澈溫和的眼眸中產生一絲對自己的反感...不論是這見不了光的感情還是對自己本身。

微微挪動腳步正欲轉身離開,還在發愣的藍曦臣似乎也被這一轉給勾回神,視線追逐著眼前人同時出聲阻止。

「沒、沒有的事!?是我不對在先...不是江宗主的錯!是曦臣的錯!」

江澄的腳步頓時停住,懸著的心才又找回方向只是還不忘念了句真是大傻子。也許是被藍曦臣仍舊體貼的回答軟化,江澄無聲地嘆了口氣緩了緩自己的情緒後說道。

「.........你做什麼三番兩次和我賠不是?江某不過是...來還那一年的人情罷了,弄成這樣還像話嗎?」

說是真心想報答也好,想藉此拉近兩人關係也罷,江澄就是對當年只有送他回雲深不知處這點不滿足,還想做些什麼...想為他做更多。看不下藍曦臣魂不守舍的模樣,不捨藍曦臣一人如此...


「那年的...人情?」

藍曦臣一聽就知道江澄指的和自己回憶昨日整天的是同一件事,震盪的心又一次如鐘般響起,不敢相信兩人會想到同一件事,但藍曦臣卻一點也不覺得江澄欠了人情,如今的自己對江澄反而是滿心的感謝和歡欣。

「可那年...江宗主送曦臣一路已是十分感激了,為何還...」

江澄哼了聲背過身去似乎不想和他再討論誰欠誰欠得多這件事,看著雨勢漸小的院子和逐漸明亮的天空說道。

「 ...今日谷雨,藍宗主倒是挑了好時機出關」

藍曦臣微微一愣,立即懂了對方話裡的意思,緩緩走向前與江澄並肩。

「明日...一定會放晴的」

聞言江澄轉頭看向他,眼前綻放著一個靦腆而柔和溫雅的笑容,就像在層層烏雲後顯露的柔美晨光,耀眼的讓他微微失神,一陣風吹拂過兩人的頭髮與雪白的抹額,也顫動兩人此刻貼得極近的心。

「一定會的......這都...多虧了江...澄你」

「......你...傻嗎,當我有那種本事改變天相?」

江澄嘴上仍說著刺人的話但看著藍曦臣的神情卻完全不同,夕陽的柔光襯得眼前那銳利冷峻的眉眼變得和緩還透露著肉眼可辨的柔情。

藍曦臣只覺自己的心跳從沒麼快過,從沒有見過江澄發自內心的笑何況還是這樣的溫柔神情,藍曦臣不知怎麼的有種時間就會這麼靜止在這一刻的念頭,耳邊逐漸稀疏的雨聲和報時的鐘聲卻提醒了他此時正是最好不過的歸途時刻。

藍曦臣心中一働,雪白的手指幾乎在同時輕輕抓住了江澄袖子的一角,連他自己也對這孩童般不成熟的動作有些掛不住面子,尷尬的低下頭,卻是從心裡希望江澄能再留一會兒,抿著唇緊張又帶著期待的緩緩抬眼看向江澄。

「江宗主...可願喝杯茶再走?」

江澄看著他的模樣心裡真是喜愛得不行,但表面上卻還是那一冠的冷漠,意有所指地說。

「......不是明日才放晴?」

「可雨...此刻停了......江宗主可賞臉?」

「......我都來多久了?連口水都沒喝到,你這位藍家宗主真是越來越不像話」

「是曦臣招待不周,江宗主快進屋裡坐吧」

雨聲漸稀,暖紅的夕陽露臉逐漸染紅了小院和走向寒室的兩人背影,紅霞照映在他們的側顏與追逐著彼此面龐的明亮眼眸,宛如點燃了名為情意的小小星火。

強勁的風雨打散了寒室持續多月的陰霾,帶來清新的氣息與柔美的陽光,風中帶來些許屬於春天的桃花芬芳,谷雨將期,雨過天晴。



END

———————————

謝謝小可愛們看完這篇腦洞大開私心滿滿的澄曦文!

Ps. 以下是個人的碎碎念,請大家斟酌觀賞或者直接跳過也行wwww


秉著私心,想建構在原作的基礎上讓江澄和藍曦臣有合理的(?)曖昧,所以清淡型的感情路線為輔,主要都在敘述過去的舊事還有渙渙的心境,其實我很喜歡聶大和瑤瑤!真的!只是照個人理解的江大宗主脾性和口粗(笑)就變成各位看到的這樣了。

這篇寫著寫著對這兩人只有更多的心疼啊,單看江澄這個倔強孩子一個人孤獨堅持的走了幾十年滿身傷痕都沒痊癒過。羨羨重生後得到汪機的十三年等待和真愛,也不是要比較誰比誰好、誰比誰輕鬆好過,就是反觀對比江澄最後還是要抱著遺憾和舊傷繼續孤獨下去,真是讓人不捨。

還有藍大真是很冤枉,傻呼呼的好孩子就這樣躺了渾水,整個事情的錯都與他無直接關係但是兩邊的結果都要藍大來承擔,這傻白甜的倒霉孩子啊!

藍大單純的性格入了這樣的自責和困惑大概真是會困很久的,看看汪機的執著和執拗。所以江澄的狠戾和嘴上不饒人對藍大可以是帖良藥吧。


沒想到時機正巧遇到520,正好給澄曦一個好的開始w

希望這篇腦洞文大家還喜歡^ - ^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