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谷雨番外]品茗-參(完)

*澄曦,澄曦,澄曦,老規矩說三次。

*兩人心意互通(?)後的約會ww

*歐歐西注意,兩個傻瓜初戀,春心萌動注意。

*甜。

———————————————

藍曦臣愣愣看著裂開的打火石,還不敢相信的眨了眨漂亮的眼聽見了響亮的笑聲後抬起頭,那傻傻呆呆的樣子又可愛又討喜,江澄這會兒可管不住情緒毫不客氣的大笑,邊笑邊站起身往藍曦臣身旁走近。

「...敢情藍宗主從沒做過這種粗活吧?」

江澄跪到藍曦臣身旁,兩手直接握著黑色打火石得白皙指尖裡拿過,手指輕輕捏了捏黑色的石子,挑挑眉一雙杏眼又笑了開。

「火打不起來不是藍宗主的錯,這連日的雨還放在櫃子裡悶著,染了濕氣打不起火」接著轉向藍曦臣笑得一臉調侃輕佻。

「不過藍宗主金枝玉葉的也不需要學才...」輕快的語調嘎然而止,因為江澄看清了藍曦臣此時的模樣。

他的視線完全黏在自己的臉上,一雙美眸閃著晶亮的光芒,臉頰微紅,滿面的驚喜歡欣。純潔無瑕,神采動人,那表情就像是…看見了什麼十分令人喜愛的事物才會有的神情。

這模樣反讓江澄不知如何反應!自己剛才是在調侃可不是讚美,為什麼藍曦臣還這麼高興!?果然是被那場雨給悶出病來腦袋都不清了!?明明是在笑他卻……笑?這個藍曦臣居然是看到自己的笑臉看傻了?

藍曦臣慢了幾秒才回過神,驚覺自己剛才看江澄看得入迷!?而且方才臉上不知是什麼表情也被看得一清二楚!頓時臉上燒紅低頭轉移話題。

「呃…原、原來是這樣江宗主懂得真多!那用火符如何!?」趕緊從衣袖中翻找卻什麼也沒有,想來也是,這連日閉關別說符篆若不是有小輩們按時來送茶水膳食,恐怕藍曦臣連滴水也不進。

寒室裡頓時一片寂靜,藍曦臣仍低著頭以耳邊的長髮掩蓋臉上的高熱,一點抬眼偷看江澄的勇氣也無。因為藍曦臣能清晰的感覺到江澄還看著自己的視線,不自覺得捉緊了衣襬。

忽然一陣輕微的光亮起,江澄點燃一張火符放進泥火爐中,燃起的火焰燒得柴薪噼啪作響,照亮了兩人的面龐外也照亮了守在泥火爐旁的小物件,它獨有的色彩和花紋明顯與寒室不同。

江澄一看見那物件滿面的不敢相信,當年自己花了多少心思準備這東西絕不可能認錯………那泥火爐旁的小茶罐是溫氏被滅後自己親手準備送給其他世家的大禮,尤其是那茶罐的花紋,蓮花塢當時正在大肆重建擴大,人手全放在進度上,依他當時的脾性也無可能由他人經手,是和姊姊倆人費好一番時日才完成…在他宗主的寢室裡也存放了好幾個做壞的茶罐子,當年做得最好最細緻的一個成品便是給藍曦臣的這一份了,興許是為了答謝當時被為難的困境……下意識挑出最好的成品配上姊姊親手製作的茶點,也唯有這份禮和別家不同。

這東西對如今的自己意義不凡,但藍曦臣又是為何留到現在?而且那還只是微微褪色整個罐身完好如初⋯⋯為何要特意保存?

藍曦臣躊躇了好一會兒才悄悄抬頭看向江澄,就見對方拿起了桌上的小物件,本以為裡頭空無一物的木罐子裡發出了些許聲響,江澄正感意外時一雙修長的手飛快奪過小茶罐,藍曦臣抱著茶罐子滿面驚慌無措,整張臉再一次燒紅起來。

「……對…對不起」聲音細如蚊蚋。

「茶罐裡......難不成還有?」

「……」

「…藍宗主?」

「………是的」

「…」

「…」

「……你是笨蛋嗎?不能飲用的東西早該扔了還放著做什麼?!」

「唔……我喜歡,捨不得扔……」藍曦臣感到些許委屈更護緊手裡的小茶罐,明明送了他就是他的東西......眉頭微微皺起看向近在咫尺的江澄,難得的小情緒。

「…」

「…」

「…你傻嗎?沒了不會說一聲?我雲夢蓮花塢什麼沒有蓮花最多,還怕你喝光不成?」聽似戲謔的調侃,但那雙杏眼溢滿著柔情和無奈。

「………咦?」只一個不輕易在他人面前出現的眼神,便把藍曦臣的小情緒給掃光了。

「怎麼,你還不信了?要幾斤幾兩你說個數,過幾日我親自送來!」

「…江宗主親自過來?可、江宗主不是還有其他要事…」藍曦臣越說越愧疚,這十日江澄為了他肯定積累許多正事未處理,若又讓人親自走這回…雖然如此顧慮心中卻還是對幾日後可能的見面升起了無法控制的期待。

「你還知道我有正事未處理?」挑眉看了藍曦臣一眼,接著起身繞過了書案坐回了原先的蒲團,重新整了衣袍,指間在桌上輕輕敲了幾下。藍曦臣隨著他移動視線,有些不解的落向他伸出的手指。

「?」微微歪著頭,看著江澄緩緩眨眼。

「…爐火已經點了,藍宗主不請我喝茶麼?」看著藍曦臣仍是可愛得毫無防備的模樣,收回的手掩蓋止不住要上揚的唇角,忍笑。

「啊!我、我馬上準備!江宗主稍待一會兒」被這麼提醒藍曦臣才清醒似的,轉向一旁的小木櫃打開取出茶具。

「可別錯拿了你手裡的東西,否則傳出去就成了你藍宗主毒害我雲夢江晚吟了」壞心眼的調侃,卻一臉的意氣風發。

「…」心愛的東西被說成毒物,忍不住瞟了江澄一眼接著又忍不住因為好看而多看一眼,拿出一罐上好茶葉放到桌上。

「還望江宗主會喜歡...這是...我珍藏的」緩緩打開塵封許久的茶罐,拿過燒開的水將茶具燙過一回,用小勺輕輕舀入幾匙後加入熱水。

「喔?那可真是...江某的榮幸」看著藍曦臣熟練的動作,嘴邊擒著的笑意逐漸柔和。

白色的水蒸氣帶起一陣茶香,再度安靜的寒室不再孤寂,輕緩的交談聲和陶杯偶爾的碰撞聲不絕於耳,雨後的清新氣息伴隨著茶香,萌發沈睡長遠的情意。


END
—————-
感謝看完的小可愛!吃糖消暑!(塞)

因為私心基本上是澄曦彼此早早心動卻無自覺的狀態(燦笑)谷雨篇兩人多少都察覺對方的感情,所以番外篇就約會吧!!!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