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澄曦]清心鈴-肆

*澄曦,澄曦,澄曦!老規矩一定要強調三次!

*本章近距離接觸(何)

*謎底差不多揭曉了,不是什麼天大的陰謀謎團。

—————————-

那張再熟悉不過精緻卻蒼白的面容,額上的雪白雲紋抹額,如其主人秀雅純淨的銀劍朔月,不是藍曦臣又是誰!?但...

「藍曦臣!你是怎麼回事!?」

聽見自己的名字”藍曦臣”非但沒停手,微微睜大的雙眼滿是不解驚愕,手中朔月攻勢更快更急,那氣勢...比方才更加凌厲卻也亂了分寸,江澄從容的以劍身擊開朔月面上卻是十足十的陰沈。

藍曦臣不可能如此失態。

江澄的藍渙一向沈穩冷靜,除非事關他重視的人否則憑他宗主的經歷和實力絕不可能自亂陣腳...何況他現在的模樣也...

突然遠處又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逼近,江澄只眉頭一緊目光轉向另一個聲音來源處,沒想到”藍曦臣”反應更大,驚恐之色毫無掩飾,不止對朝這一帶靠近的人馬,還對著自己面露更多疑惑。

只這一遲疑,江澄立即以劍身壓制朔月往外側擊開,左手一把抓住”藍曦臣”下半張臉,掌心準確的掩住那雙柔軟唇瓣,三毒入鞘後攬緊了”藍曦臣”還握著劍的手與身子,將人背對自己制服在身前,隨即隱入一棵大樹樹幹後以茂密枝葉為掩護。

「...別動」低沈的聲音提醒著”藍曦臣”,語帶警告卻仍不失溫柔,接著從隱密處窺視逐漸接近的人馬。

從燈籠上透出慘白的燭光,照亮上頭的太陽紋和校服的豔陽烈焰!

江澄眼裡頓時爬滿血絲,陡然升起的殺意讓懷中的”藍曦臣”停止了掙扎,握緊江澄摀著自己的手腕,些許顫抖與濃濃的不安透過兩人貼合的身子傳來,江澄才收斂殺心無聲卻深深的吸口氣,繼續隱密兩人的氣息,但一雙眼還是死死瞪著那群穿著溫氏校服的人馬。

「...快找!那小子還帶著一車累贅跑不遠的!」領頭高舉手中燈籠指揮手下沿途尋找。

一車累贅?

還沒來得及反應,江澄只覺手腕上被握緊的力道更強,視線下移便對上一雙帶著懇求的眼,懷中人仰高臉輕輕搖頭。不必言語,江澄完全理解”藍曦臣”的意思,摟緊懷中人不再動作,卻又察覺”藍曦臣”一身藍家雪白的校服在陰影中仍是醒目的緊。

江澄幾乎是立刻動作,抱緊”藍曦臣”反將人壓在樹幹上以自身暗色的紫黑家袍做掩蓋,把人護在身下。

縱使殺親滅族的世仇在前,也不能讓他江澄的人受到一點傷害一點風險,因他已經等了太久太久才終盼到一人願與他交心,將他置於心中極其重要的地位,最後與他攜手相伴。

承擔了太多的苦痛太多的孤寂,在嘗過了甜後無法再承受任何失去至親至愛的痛,即使是這樣的”藍曦臣”也不能,不如說更加不能。

寂靜的林中僅有那群溫家人雜亂的腳步聲,草葉摩擦愈來愈近,細微聲響在異樣靜默的林中格外甚人。

”藍曦臣”本是非常恐懼的,但一陣平緩的心跳和察覺到他的僵硬強有力的手臂環過腰背將他摟得更緊。

”藍曦臣”被這男人護著只覺無法再提起更多的警惕,那雙手傳來的溫暖令發冷的身子逐漸有了暖意,近日喧囂的頭疼也被安撫般平靜下來,耳邊的可怕搜索聲似乎遠離,只剩那規律的呼吸和心跳在耳邊蔓延。

過了好一陣,那群溫家修士才遠離,但謹慎起見還是多等了一小刻的時間,江澄才微微鬆手待”藍曦臣”站穩後往後退開,夜色正濃而升到高處的月光又將其漂淡了些,銀白的月光照亮了江澄的眉眼與一身黑紫的宗主正裝。


TBC
———————————
很好猜的對吧對吧!!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