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清心鈴-伍

*澄曦,澄曦,澄曦,老規矩!說三次!

*老忘強調,歐歐西注意⚠️我流澄曦注意⚠️

*看情場老手江澄(對象渙渙現定)在藍渙危機情況趁虛而入刷好感度(笑)

———————————-

還在樹影下的"藍曦臣"趁著月色終於將方才自己誤認是追兵與之交手卻又受其保護的人看個清楚,是個眉目英俊目光凌厲,身形修長挺拔,分明十分陌生卻又有些眼熟的青年男子。

正當"藍曦臣"看著對方的臉走神的想究竟是誰時,那紫衣人卻抱起雙手也同樣看著他,皺起一雙凌厲的眉眼,似是在觀察又似在等著自己給他一個答覆。

「......他們走了,暫時安全」還沒等"藍曦臣"開口,那人率先發話。

「...是,多謝公子相助之恩」”藍曦臣”立即走出黑影向對方行禮表達感謝,但目光卻在那身與雲夢江家宗主非常相似的紫黑袍上停留。

即使得了對方的幫助,但多日以來持續緊繃的神經仍然提醒著”藍曦臣”,雖然相似卻和所見過的現任江宗主的衣袍不同,何況從未聽聞江家換了新家主...那這個人究竟是?

「公子可是...雲夢江家人?」

「...藍公子這麼問是何意?若我存有害你的心思,方才直接暴露你不就得了?還需與你演齣無意義的戲碼?」驟冷的語氣、嚴厲的質問讓”藍曦臣”有些錯愕愧疚,但眼下情況危急又詭譎難測”藍曦臣”抿著唇仍是維持著警惕。

但方才確實受到幫助,家教禮儀與現況衝突令他一時不知如何應對,握在手中的朔月沒進攻也未退回劍鞘。

「我是站在你這邊的」一句唐突而又肯定的語句從紫衣青年口中傳出。

“藍曦臣”聽得一愣一愣,不明所以的看著青年。

「我有自己的理由不能對你示明身分...眼下這個世道...誰也護不了誰,你沒因受我幫助而信賴感氾濫⋯⋯這是好事」

「...對不住」沒由來的”藍曦臣”深深感到愧疚,本還緊繃的身心因對方長者般的說教,一句我是站在你這邊而緩緩鬆開。

「...你不必對我說這三個字,我說了,懷疑人是好事你最好記在心裏」看著”藍曦臣”乖順的模樣,手指緩緩握成拳。

「公子說得是...晚輩是...藍曦臣,方才誤將公子認作追兵,萬分抱歉...公子不願透露姓名晚輩自然不會再問,但不知如何稱呼公子好?」

「.........澄,不必加上公子,這麼叫我便可」

「可是...」

「我不在意那些禮俗,不必」

「那...喚澄哥可好?」

「...隨你」江澄不禁一愣,這一聲再簡單不過的稱謂卻是令他心尖兒起了莫名的癢意。

「多謝澄哥」可人兒望著他露出溫和又親近的笑容,朦朧月光將他蒼白的面容映得更加慘白,眼下的青黑則襯的更深。

「...你」眉頭鎖得更緊,鬆開雙手快步朝”藍曦臣”走近。

「澄哥?怎...呃」忽然一陣頭暈目眩雙腿發軟,在”藍曦臣”反應過來前,一雙手穩穩的接住他向地面跌去的身子。

「...該死的!」江澄ㄧ抱緊他立刻變了臉色。

「對...對不起...唔」強烈的暈眩讓”藍曦臣”皺起眉頭,一雙手捉緊對方的紫衣。

「蠢蛋!?你都沒發現嗎?」江澄立即單膝抵地,一手攬過”藍曦臣”背部讓他倚靠著自己。

「我也...不知為何突然...方才並沒有受到襲擊才是⋯」還未待他說完,一只寬厚的掌心貼上”藍曦臣”的額頭和滲著冷汗的脖頸,纖長的睫毛顫了顫,溫熱的觸感舒適的讓他不自覺閉上眼向著那掌心而去,想要更多這樣的觸碰和溫暖。

「...」看著”藍曦臣”的模樣,不知該心軟還是保持嚴厲,掌心卻先輕緩的隔著抹額安撫。

「...澄哥,我」”藍曦臣”緩慢的眨動眼睫,忽然睏倦無比,溫潤深邃的眼此時有些迷茫的看著月光下紫衣人的面龐,受了對方的安撫後疲憊感更是排山倒海的侵襲全身。

「我在,你睡吧」一把溫柔低沈的嗓音,似被月光柔和的眼神,指尖輕輕撫摸滲著薄汗的額頭,令人溫暖而安心的擁抱。

縱使理智再三提醒”藍曦臣”,但身心卻敵不過這被人如珍寶般細心呵護的對待,”藍曦臣”昏睡過去前迷迷糊糊的想著,除了母親便再沒有人這麼對自己了。

江澄安靜的看著懷中人的睡顏,指腹輕輕拂過他發紅的雙頰,用自己的衣袍擦去細密的汗珠,將”藍曦臣”往懷中帶了帶,運起靈力替他取暖。

「......傻子,果然發燒了」



TBC
———————————-
下章看江大宗主展現男友力!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