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清心鈴-伍

*澄曦,澄曦,澄曦,老规矩!说三次!




*老忘强调,欧欧西注意⚠️我流澄曦注意⚠️




*看情场老手江澄(对象涣涣现定)在蓝涣危机情况趁虚而入刷好感度(笑)




———————————-




还在树影下的"蓝曦臣"趁着月色终于将方才自己误认是追兵与之交手却又受其保护的人看个清楚,是个眉目英俊目光凌厉,身形修长挺拔,分明十分陌生却又有些眼熟的青年男子。




正当"蓝曦臣"看着对方的脸走神的想究竟是谁时,那紫衣人却抱起双手也同样看着他,皱起一双凌厉的眉眼,似是在观察又似在等着自己给他一个答覆。




“......他们走了,暂时安全”还没等"蓝曦臣"开口,那人率先发话。




“...是,多谢公子相助之恩””蓝曦臣”立即走出黑影向对方行礼表达感谢,但目光却在那身与云梦江家宗主非常相似的紫黑袍上停留。




即使得了对方的帮助,但多日以来持续紧绷的神经仍然提醒着”蓝曦臣”,虽然相似却和所见过的现任江宗主的衣袍不同,何况从未听闻江家换了新家主...那这个人究竟是?




“公子可是...云梦江家人?”




“...蓝公子这么问是何意?若我存有害你的心思,方才直接暴露你不就得了?还需与你演出无意义的戏码?”骤冷的语气、严厉的质问让”蓝曦臣”有些错愕愧疚,但眼下情况危急又诡谲难测”蓝曦臣”抿着唇仍是维持着警惕。




但方才确实受到帮助,家教礼仪与现况冲突令他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握在手中的朔月没进攻也未退回剑鞘。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一句唐突而又肯定的语句从紫衣青年口中传出。




“蓝曦臣”听得一愣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青年。




“我有自己的理由不能对你示明身分...眼下这个世道...谁也护不了谁,你没因受我帮助而信赖感泛滥⋯⋯这是好事”




“...对不住”没由来的”蓝曦臣”深深感到愧疚,本还紧绷的身心因对方长者般的说教,一句我是站在你这边而缓缓松开。




“...你不必对我说这三个字,我说了,怀疑人是好事你最好记在心里”看着”蓝曦臣”乖顺的模样,手指缓缓握成拳。




“公子说得是...晚辈是...蓝曦臣,方才误将公子认作追兵,万分抱歉...公子不愿透露姓名晚辈自然不会再问,但不知如何称呼公子好?”




“.........澄,不必加上公子,这么叫我便可”




“可是...”




“我不在意那些礼俗,不必”




“那...唤澄哥可好?”




“...随你”江澄不禁一愣,这一声再简单不过的称谓却是令他心尖儿起了莫名的痒意。




“多谢澄哥”可人儿望着他露出温和又亲近的笑容,朦胧月光将他苍白的面容映得更加惨白,眼下的青黑则衬的更深。




“...你”眉头锁得更紧,松开双手快步朝”蓝曦臣”走近。




“澄哥?怎...呃”忽然一阵头晕目眩双腿发软,在”蓝曦臣”反应过来前,一双手稳稳的接住他向地面跌去的身子。




“...该死的!”江澄ㄧ抱紧他立刻变了脸色。




“对...对不起...唔”强烈的晕眩让”蓝曦臣”皱起眉头,一双手捉紧对方的紫衣。




“蠢蛋!?你都没发现吗?”江澄立即单膝抵地,一手揽过”蓝曦臣”背部让他倚靠着自己。




“我也...不知为何突然...方才并没有受到袭击才是⋯”还未待他说完,一只宽厚的掌心贴上”蓝曦臣”的额头和渗着冷汗的脖颈,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温热的触感舒适的让他不自觉闭上眼向着那掌心而去,想要更多这样的触碰和温暖。




“...”看着”蓝曦臣”的模样,不知该心软还是保持严厉,掌心却先轻缓的隔着抹额安抚。




“...澄哥,我””蓝曦臣”缓慢的眨动眼睫,忽然困倦无比,温润深邃的眼此时有些迷茫的看着月光下紫衣人的面庞,受了对方的安抚后疲惫感更是排山倒海的侵袭全身。




“我在,你睡吧”一把温柔低沉的嗓音,似被月光柔和的眼神,指尖轻轻抚摸渗着薄汗的额头,令人温暖而安心的拥抱。




纵使理智再三提醒”蓝曦臣”,但身心却敌不过这被人如珍宝般细心呵护的对待,”蓝曦臣”昏睡过去前迷迷糊糊的想着,除了母亲便再没有人这么对自己了。




江澄安静的看着怀中人的睡颜,指腹轻轻拂过他发红的双颊,用自己的衣袍擦去细密的汗珠,将”蓝曦臣”往怀中带了带,运起灵力替他取暖。




“......傻子,果然发烧了”








TBC


———————————-


下章看江大宗主展现男友力!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