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毀舍擴建,掩的何止焚毀的痕跡,唯獨滿湖荷花與葉,似是從未改變,隨四季更替清雅脫俗,只是人事已非,徒留睹物傷情。





突然發瘋手殘,隨便看看。

標籤沒錯,肯定再摸個藍渙陪江澄!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