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澄曦】谷雨將期雨過天晴(下)

*老規矩,澄曦,澄曦,澄曦。

*在發修改版前即時得到原作者的同意了!本文*部分參考改編自 微博澄曦文:故夢吟(原作已刪文)作者:弦琴七音-,十分感謝原作者的同意。

*此章*到*內的部分參考與增修自引用文章,其他的部分就是放飛自我的YY。

*感謝耐心等待的各位,因為爆字數(。)的關係還有一篇終章,預計明天中午續發。



祝閱讀開心。


———————————————

思及至此,藍曦臣嘴邊和心中的欣喜才緩緩收斂。抬頭望向駐足於雨中的孤挺背影,一如多年前的那日。雲深不知處被焚燒破壞,蓮花塢被血洗後,*溫氏清談會。


那時的他經歷父母的死,親如兄弟的師兄的下落不明,一個人撐起面目全非無人可依的蓮花塢。而他藍曦臣剛帶著一車珍貴的藏書逃亡歸來,面對著父親的死訊弟弟的負傷,以及空出的家主之位。

經歷莫大劫難的二人仍出席了溫氏的清談會,只因他們繼承宗主,為求家族平安求短暫的喘息不得不如此。

說是清談卻是把江藍兩家的年輕宗主們如喪家犬般展示在其他家族面前,溫氏的目的再清楚不過,殺雞儆猴。

雲深不知處遭逢祝融之災但勢力仍在,而蓮花塢幾乎滅門只剩一個獨子江澄和靈力低微的江厭離,仗勢欺人的溫氏下人會找誰下手可想而知。新任江家宗主江晚吟正是年輕而滿身傷痕的慘狀,如懸在弓弩上的利箭般一觸即發。溫氏下人只管上前言語刺激便輕而易舉的讓心高氣傲的江澄自動落入圈套,溫氏僕人立即揚聲召集更多人欲把江澄包圍,此時一道白色的身影優雅的站立到孤軍一人的江澄身旁。

藍曦臣本不想引起任何事端只希望這場聚集著豺狼餓虎與冷眼看戲者的清談會盡早結束,遠處的騷動卻入了他的耳,善音律的藍家對聲音本就敏銳,只聽了幾句便理解狀況。


雲夢江澄江晚吟,和自己一樣不得不接任本該是父親的宗主之位,但江澄和忘機同年...父母同門被殺盡,卻得遭受他人的落井下石,還是在仇人的溫氏清談會上。


狀似親近的搭上江澄的手臂,幾句輕緩而堅定說著圓場的話,但溫氏下人不僅不放在眼裡還連帶嘲笑在雲深祝融中逝去的父親和受傷不輕的弟弟,面上的溫煦笑容頓時僵硬藏在衣袖中的手緩緩竄緊,心中最沉痛的傷痕被人暴露在空氣之下撕裂開來...


「閉上你們的狗嘴!豬狗不如的畜生!!!」


如雷貫耳的怒吼,一道搶在他身前的紫色身影,雪白耀眼的電流如蛇般在倆人周身環繞,滋滋作響尖嘯著在地面劃出焦黑的保護圈。藍曦臣耳中再沒有溫氏下人被鞭打的慘叫,電流磨擦空氣的聲響宛如美好的琴音,在那瞬間奏起一曲霸道的清心音。

多日的逃亡躲藏,好容易回雲深不知處卻是父親的噩耗、被焚毀的藏書閣、族中氣氛低迷下的宗主重擔......來不及傷痛來不及惶恐,只能維持著一貫的溫文儒雅冷靜自持,坐上宗主之位以平穩所有雲深不知處的亂象。不能依靠他人不能透露一絲軟弱,因為他現已是藍家宗主。


而此時立在身前的江澄,不只比自己年紀要小連身板都是比自己小些還未完全長開,卻給了他強烈的安全感,彷彿真能在這短暫時刻依靠眼前這半大的孩子......直到耳邊又一記猛烈的鞭擊聲和聚集而來的腳步聲,藍曦臣這才驚覺溫氏下人召集的人馬正在快速靠近,立即握住江澄欲再揮鞭的手, 兩人只以眼神對望了一瞬便懂了下一步該如何。

江澄立刻揮舞手中長鞭,刺耳的發出厲嘯給兩人劈出一條離開此處的乾淨道路,江澄反手握住藍曦臣的手腕再次揮動長鞭,拉著他出了這讓人作嘔的溫氏清談會,腳步沒停的帶人上了江家的馬車,立即吩咐馬伕離開*。


後來,對著江小宗主執意要先送他回雲深不知處的美意,藍曦臣只勸了幾句便不再壞了眼前人此時的好心情,方才狠狠出的惡氣雖是遠遠比不上這些時日的痛苦怨恨,但兩人都因此放鬆了許多。

再後來,似乎還商討了關於目前各家情況與走向,雖然在當時是至關重要,如今藍曦臣卻只記得江澄出了口惡氣後短暫的俊朗笑容以及從簾子未能完全遮掩的光芒時不時照亮著他炯炯有神的一雙杏眼而已。

疲乏的困意說來就來,在佈置的柔軟的椅墊上、清脆的鈴音與穩健的馬蹄聲,還有此時只有兩人的車廂內,藍曦臣有些抵擋不住忽然兇湧的睡意,在江小宗主挑眉說著盡管放心歇息,我雲夢江晚吟說送你回雲深不知處必然將你平安送到絕不戲言的保證下,藍宗主也放棄掙扎靠著舒適的軟墊睡了一個許久都不曾有過的好眠。



過了不知多久,藍曦臣緩緩抽離那些不斷循環著溫暖他的畫面,有些急促的起身走向一旁透著濕氣的木窗,此時他只有一個強烈而肯定的念頭,想見江澄。

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還有一陣輕微的雨打紙傘的聲響,從二日前的雨開始下起這聲音已經持續了八日,而藍曦臣明白的,從那日江澄訓斥他到現在,江澄已經在寒室外等了九日,從早等到夕陽西下才默不作聲的看了寒室一眼離開,隔日一早又會準時出現在寒室外的院子裡。

藍曦臣心中不免悸動,當從木窗中見到那道挺拔的紫色身影時,便這麼入了神落進一個名為江澄的思緒中。這個男人,一張嘴無比狠毒不留情面卻默默的做著如此讓人暖心之舉...。

當頭棒喝的打斷他的封閉,引起其他更加強烈的情緒,即使是對他江澄發怒、厭惡也無彷,只願將藍曦臣從自責不解的輪迴中拽出來。藍曦臣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這道立在雨中的背影,胸中脹滿難以形容的情感,才被他抽離的回憶又一次席捲而來。


暮色臨近,只是這陰雨陣陣的天色沒有艷麗的晚霞,江澄微微仰望仍陰鬱濃重的天空轉身再次看向身後未點燭光的寒室,只看一眼不再多做停留轉身結束第九日的等待。

江澄不是沒察覺那道注視著自己已久的視線,但他仍在等,等藍曦臣主動,他等得這九日便是為了等到他走出困著自己的牢籠。一向沒耐性做事衝動的江宗主少有的為一人如此。因為江澄明白得很,這種心結不靠自己想通放下只憑旁人的三言兩語根本毫無作用。


TBC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