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西皮之王

隨心所欲

[谷雨番外]品茗-貳

*澄曦,澄曦,澄曦!老規矩!

*我敢說原作傻白甜的藍大是個家事慫!再加上手勁大妥妥的!(痛揍)江大宗主帶過金凌不想也得加點生活技能。

*歐歐西注意!下章番外參沒意外是糖漿。
—————————————

谷雨時節,九日閉關在寒室中,藍曦臣總是端正的坐在書案前,手裏捧著茶罐子指尖輕輕摩挲著花紋,垂眸望著那朵金線蓮花,案上的茶杯裡沒有茶色,仔細保存在茶罐中的茶葉只剩一點點的份量,不捨將僅剩的份量用完的結果便是多年前已變質不能飲用。

藍曦臣捨不得扔茶葉也捨不得取出就這麼持續地保存在茶罐子裡再收藏於書冊之後,再有了需要沉思的要事便只捧著小茶罐子了。

而這第十日,茶罐子總算離了那雙骨節分明的修長雙手,靜靜的守在泥火爐旁,被推開的房門透進了帶著水氣的灰暗光線,雨聲淅淅瀝瀝掩蓋了藍曦臣在屋簷下和雨中江澄的談話,再來是腳踏泥水的疾響與上了寒室木梯的悶聲,遲疑的語調轉為柔和如同陰雨陣陣的天色也緩了雨勢,灰暗的色調越來越亮。

漫長的雨季後彩霞艷染了清亮的大地,帶走汙濁的氣息,寒室不再如雨季時般陰冷,兩道身影一前一候的踏著晚霞帶進了滿室柔光。

藍曦臣正想請江澄坐下,才想起這段時間自己幾乎不踏出寒室,只有日落後藍景儀和藍思追會送些茶水和晚膳過來,而今日的茶水雖還足夠但沒有煮開,擔憂著招待不週會讓江澄無法久待。

「江宗主...不巧我這茶水還未煮開不知...」

「......無妨,這點時間江某等得起」

一進寒室江澄就看盡這簡單樸素的寢室裡沒有過多的生活跡象,只有還沒燒水的泥火爐旁有簡單的茶水杯,而那茶水毫無色彩。

江澄微微皺眉還是甩開自己的衣袍盤坐到另一邊的蒲團上,只管在心裡念著這人真是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縱使入了夏但這連日的雨可沒比初春時暖上多少,什麼天氣了還不點爐火還喝冷水?!

「有勞江宗主再稍待一會兒...」

見對方坐下藍曦臣明顯鬆了口氣笑著讓江澄再等等,接著由從一旁的小櫃上取出打火石,幸好藍景儀他們事先將炭火補好只需點上火…

喀喀的打石聲響一聲又一聲,江澄一手撐著臉看向明顯亂了方寸的藍曦臣,忍住了快衝出口的笑聲卻不覺嘴角是揚起的。

「………要幫忙嗎?」

「不、不必...江宗主是客哪有勞煩客人的道理!」

藍曦臣尷尬的笑笑接著低下頭繼續努力的敲打打火石,平常這些都是藍家小輩和家僕們備好自己只要等著泥火爐燒開了水便能接待訪客,以往都是看他們敲打兩下就能點燃為何偏偏今日…而且江澄還在等著,方才他在雨中許久一定冷了,想著想著手上力道更甚,接著是一個響亮的——

「喀啦」

兩個打火石裂成了四個。

「哈哈哈哈哈哈!!」


tbc.

—————————————-
笑得沒心沒肺的澄澄(被鞭

评论(4)

热度(28)